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1st May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默默地守候在不知名的角落,是對愛情最執著的表達方式。然後能和自己想愛的人相守到老,就是一個女人最大的幸福。 ——題記 上世紀90年代末,QQ開始流行的時候,安雅和唐曉逸如同許多年輕的男女一樣,如雨後春筍般接受著新事物,都進行了註冊。 而且,安雅註冊了兩個,密碼都是一樣的。這是她的習慣。 夏花是她的發小,兩個人從小在一起就是這樣,不分彼此,任何東西都要同時擁有。 用安雅自己的話說:“我老爸是先富起來的一代。” 但是,夏花家境一般。安雅從小就對她說:“親愛的,沒錢了開口啊,我有的是錢。”夏花樂呵呵地聽著,欣然接受,不止一次對著京城那無數的城門發誓到:“我夏花有可能的話,把我心愛的男人都讓給安雅。”嬉笑怒罵,伴著京城的發展,兩個不諳世事的小姑娘已女大十八變成了大姑娘。 當夏花拿到安雅給她的QQ號碼時,很是驚喜。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安裝、登錄。但是裡面只有一個陌生人,那是安雅第一次登錄時隨便查找加的。畢竟新鮮,夏花整夜精力充沛地和這個陌生人聊天。經過幾夜千篇一律調查戶口式的盤問後,夏花就決定要見這個陌生人。但是沒定時間,只是在QQ上留言說:“我想好了給你發信息。” 正如大家猜到的,和許許多多三角戀愛的故事一樣,這個陌生人正是唐曉逸。有名的京城富少。上學時學習棒,工作也不錯,首次炒股竟然能賺三百萬,並且風流成性,這都是後話。 週末,安雅像往常一樣,帶著一大包零食去夏花的小臥室過週末。和眾多閨蜜一樣,那間小屋藏著她們少女時代眾多的秘密,一直到了奔三的年齡。當然,最多的還是和學校女生宿舍一樣,談論最多的是關於男生的話題。 在夏花家裡,安雅和自己家一樣,隨意。她又像往常一樣主動開了電腦。看到桌面上的小企鵝時,安雅至今不知道為什麼當時會有那樣的念頭,想登錄看看夏花在和哪些人聊天。驚訝的是她居然登錄上去了,並且還是那一個貌似是自己隨意添加的陌生人。鬼使神差地打開了聊天記錄,她知道了來龍去脈。並留言:“今晚金水橋旁見。電話:***” 網絡的那端,唐曉逸的印象裡夏花該是一個活潑俏皮的姑娘,他並不在意,更何況身邊的女孩兒多的是,反正自己有的是錢,都能擺平。 但是,事實上,偶然就是在不經意間產生了必然。那一晚的相見,所有的愛恨情仇全在一瞬間爆發,並綿延數年,直至這兩個女孩兒和這一個男孩兒步入而立之年。那些開在青春裡的花兒,獨自開放並默默地凋零。幾番折磨後,才知道自己該回到深情的原點,那裡才是自己該停留的地方。 他們都是相信一見鍾情的苗子,安雅看著面前這個瘦高帥氣的男孩兒說:這才是男人!而唐曉逸則問自己:還有這麼文靜的女孩兒?因為他的身邊全是小燕子似的女孩兒,吵鬧不休。那種清爽恬淡的氣質立即抓住了他的眼球。 記得,唐曉逸講到這裡的時候說到:“這就是一見鍾情,不管你信不信。”“所以,我玩兒了這麼多年後,心底裡還是這個女孩兒,我告訴自己必須回來。” 我沉默,很多時候,他們都知道,沉默表示我同意,表示我尊敬。對於愛情思考執著的人我尊重。其實,我想告訴他,我更尊重的是安雅,這個沉默了十年的女子。女人的一生,有幾個十年啊?! 當然,每個人都不會看著時光從眼前白白溜過,最簡單最直接的努力還是會做的,不管是否有效。且不說動機如何,因為在愛情裡,每個人都是自私的,每個人都是。所以,之後安雅的舉動實在可以理解。 安雅對唐曉逸說:“今後咱們直接電話聯繫,不許上QQ。”唐曉逸答應的挺爽快。回家後還是抑制不住的興奮,立即登錄了。當然,夏花早已守在那裡,對今晚發生的一切毫不知情。 還像原來一樣聊著,開著玩笑。愛情裡女人的記憶力總是很好,總是很感性,但是,那份理性也是不容小覷的。她認真的敲著:我想見你!唐曉逸開心地寫到:不是剛見面嗎? 一切真相大白。夏花半夜去到安雅家裡,失去理智似的敲著鐵皮防盜門,把鄰居們都吵醒了。見了面,就是一個耳光,接著是兩個字:無恥! 安雅很鎮靜地說到:“進來吧。”這並不意外,她知道,夏花一定會這樣做。從小到大,什麼東西都可以共享,只有這次不可以。但是,接下來夏花所作的一切,安雅幾年後才懂得。 一見鍾情似的戀情熱度猛然間陡漲,但是跌落的也快。安雅和唐曉逸如同所有的戀人一樣,壓馬路、逛商場……這樣的日子,不是對新事物敏感度極高的唐曉逸能接受的,很快厭倦了。 一個午後,他們又像往常的週末一樣,酒吧裡藉著昏暗的燈光放肆搖擺,曖昧的氣息充斥著房間的每個角落。燈光熄滅的瞬間,T台上剎那間激情四射,一個濃妝艷抹的女孩兒跳起了及其性感的鋼管舞。安雅張大嘴巴不敢吱聲兒,他看清楚了,那是夏花。意外的事情是接下來的一幕,唐曉逸衝上台把夏花抱了下來。狂亂的人群中,他們忘我地親吻。安雅忘記了自己是怎麼從三里屯走回家的,只是唐曉逸那句“我們早就在一起了”像機床發出的聲音一樣刺耳,眼前浮現的是夏花那充滿恨意的眼神,還略帶著一絲不屑。安雅躺在床上苦思冥想。 第二天,安雅對唐曉逸說:“我等你回來。”而唐曉逸頭也沒回地消失在霓虹深處,有東西潮濕了安雅的眼角。 千禧年,安雅和眾多市民走向長安街觀看煙花,瞬間爆發瞬間消失,那短暫的美麗讓安雅想起自己和唐曉逸的戀情。記得,剛剛在一起的時候,唐曉逸摸著安雅的頭髮,認真地說:“千禧年的夜晚,咱們一起看煙花。”可是,現在,唐曉逸你在哪裡呢?諾言我遵守了,你呢? 獨自走在這條喧囂的街道,看著無數的戀人和自己一起度過千年之夜,心裡的滋味用失落是表達不全面的。前門,她聽到了熟悉的聲音,是他們,唐曉逸和夏花,還有另外一群人,他們在這裡看煙花,歡呼雀躍。她至今都忘不了那晚夏花幸福的笑容還有那句“我們要結婚了”。 痛是一定的,但是安雅說:“只有我是唐曉逸的,總會的。我是安雅,他是唐曉逸,合在一起是安逸。只有我!” 天亮後,一切都恢復平靜。 每個週末的中午,安雅會如如同戀愛時一樣快樂地走向唐曉逸的公寓,給他整理房間,把髒亂的衣物歸整到位,並把冰箱塞得滿滿的。很多次,在洗手間都看到了不同的女人留在這裡的內衣和頭髮。也有很多次,被唐曉逸逮了個正著,咆哮著說“滾”。 而這一切,安雅只是接受。唯一能做的是堅持來,每個週末都來。 她說,男人是孩子,貪玩,玩的累了就會回來。 她不知道,她人生最美麗的十年就是在這樣的煎熬中過去了。 唐曉逸依然換著女人,沒有女人的時候還是和夏花在一起。後來798的藝術區建成以後,他們經常到那裡,藉著行為藝術的名義放縱著,墮落著。天知道,他唐曉逸花掉了老爸的多少積蓄。而自己炒股賺的三百萬也花在了那些妖艷招搖的女人身上。 安雅以為,唐曉逸應該是愛著夏花的,要不怎麼會花那麼多錢給她買LV、CHANEL,甚至更多是自己叫不上名字來的品牌。 她不知道,她這個判斷是錯誤的。是夏花,她的報復心理在作祟,她有本事讓男人為她花錢,她說喜歡看別的女人嫉妒憎恨的眼光,那裡充溢了太多的快感。一旦男人沒錢了,一切都goodbye。這,正是唐曉逸的結局。 公元2009年9月9日,看著電視上排隊領結婚證的無數戀人,安雅獨自走向中山公園,她和唐曉逸戀愛時常去的那棵樹下,安雅回憶著十年來的一幕幕,如同電影。不自覺走向了唐曉逸的公寓。她要把自己十年來的委屈告訴這個自己深愛的男人。 熟悉的寓所門口,站著披頭散髮的夏花,蔑視著門口這個陌生得像外星人一樣的安雅。 安雅轉身,夏花說到:“讓給你了,我壓根就不喜歡他。你知道什麼叫做報復嗎?”“明天我就走了,移居加拿大。” “報復完你的心裡好點了麼?”並伸手,她想撫摸夏花的臉,就像學生時代,她把她當成自己的親妹妹。“我得了子宮肌瘤,我也不會和他在一起,你別走,留下來。”說完,安雅消失在夜幕中,她沒有回家,獨自走向了長安街。長安街呀長安街,傾聽了安雅多少知心話,開心的、痛苦的、悲傷的……你是我青春的見證人,你是我愛情的歸宿,短暫的歸宿。 首都國際機場,三號航站樓,安雅躲在靠近安檢口的一個廣告牌背後,目送夏花消失在入口拐彎處。她不知道,那時候為什麼流眼淚,止不住地流,擦都擦不過來。是為三個人逝去的青春?還是為夏花?還是為自己十年來的守候?是什麼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她還愛著,愛著夏花,愛著唐曉逸。 一刻鐘後,廣播裡傳來“停止檢票”的聲音,安雅疾速奔向出口,抬頭,直至那班飛機消失不見。 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。 “走吧,咱們領證去!”是他,是他唐曉逸。 幸福真的降臨時,還真是手足無措,大腦一片空白。 他們清晰地聽到醫生說:“這個不妨礙懷孕,只要按照醫生的指導做就可以了。”安雅喜極而泣,唐曉逸是多麼喜歡孩子呀,聽到這個消息時能不開心嗎? 昨天早晨,我站在高架橋旁邊的站台上,看著小草披上霜花後被太陽映照的光芒時,說:“新的一天又來到了,真美!”然後收到了唐曉逸發來的信息:“母子平安,是個女孩兒。”我不知道說什麼好,只是機械地回了個簡短的“祝賀”。 文章來源:解放軍205醫院核醫學科 |黃鑫舞躍 | 徐鐵人 繞著地球去旅行 |顏家/文筆 | Fresh Air 璀璨星空 |梅的BLOG | 小魚兒的BLOG |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 | londonyuan的部落格 |Transterrestrial Musings |